阅读文章

在培训中释放引导的力量 ——专访美国韬略公司创始人迈克尔·威尔金森(Michael Wilkinson)
2017年07月18日    点击:842次    作者:吴天昊

我更愿意将引导视为一项技能,就像领导力一样,人们可以通过学习引导技术,在组织和机构中利用这项技能更好地胜任各种角色。



迈克尔·威尔金森不仅是国际引导学院创始人之一,也是起草专家级认证引导师标准的核心成员之一。这位拥有23年引导技术研究经验的睿智男士,被誉为全球引导界的领袖人物。


一次机缘让迈克尔认识了百年基业行动学习研究院院长唐长军、百年基业首席引导师郝君帅。迈克尔在和他们的交谈中发现,百年基业也一直在探究培训领域的新变化,如行动学习、引导技术等,希望在商业急速发展的今天,通过自身的专业能力帮助企业走向新高度。作为全球引导界大咖,迈克尔所领军的美国韬略公司与百年基业志同道合,正式成为百年基业的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共同在中国推广引导技术。


引导   助团队达成希望的结果


《培训》:从事引导技术研究多年,您认为引导行业经历了怎样的发展?


迈克尔:自从15年前国际引导师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Facilitation,IAF)成立,引导行业已经走过了很长的一段旅途。最初,引导师没有相关课程进行系统学习,他们大多数是从组织发展、信息技术和咨询这三大领域转化而来。


其中,组织发展领域的“准引导师”主要以从事组织发展的教练,质量管理行业的人员等为主。


在信息技术领域,当你研发新技术时,会去走访不同的技术人员。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人们逐渐意识到可以将所有相关的人员聚集起来,统一进行访谈,这种访谈实质就是引导的雏形。


咨询领域中,旧式的咨询方法是企业邀请咨询师授课,为员工提供标准化的培训。随着企业的更新发展,咨询师在将相关经验提供给员工作为参考之后,会组织员工产生自己的解决方案,这种方式实际上类似一种引导。


今天,提及“引导”,大多数人会理解为“引导师”,即一个拥有专业技能的角色。而我更愿意将其视为一项技能,就像领导力一样,人们可以通过学习引导技术,在组织和机构中利用这项技能担当各种角色。


《培训》:对于“引导”,业内有不少版本的解读,您是如何理解“引导”一词的?


迈克尔:将“引导”称为“引导会议”可能更容易让人理解。“引导会议”是一个高度结构化的会议,在会议中领导者(引导师)根据预先设定好的步骤,引导参会者产生结果,保证该结果能被所有人理解并接受。


每个引导会议都有特定目的或需要达成的结果。为了产生成果,参会者要执行一系列预先设置好的步骤。最重要的是,引导师不去支配解决方案,而是利用自己对于流程步骤和团队动态的理解,引导参会者执行预先设置的步骤,并根据参会者特定的需求和特点,帮助团队达成其希望的结果。


当引导一个团队时,引导师应遵循这样一个原则:我所寻求的结果应当最得团队认可,并能使团队获取成功,而非只是我自己想要的。


实现引导技术的秘诀


《培训》:好的会议应该从会议准备阶段开始,您觉得引导会议的准备阶段应该注意哪些关键要素?


迈克尔:无论是启动大会、任务组会议、讨论会还是一组人员的工作会议,引导师在会议准备阶段都必须清楚地理解及定义好“5P”的具体内容,包括目的(Purpose)、产出(Product)、参会者(Participant)、可能的问题(Problem issue)和流程(Process)。


目的,顾名思义,指会议的主要目标。


产出,体现在会议结束时我们需要完成的内容,或者是我们应了解取得了哪些成果。


参会者,不仅是指参与会议的对象,也包含他们各自的观点。


可能的问题,是指会议中可能产出的一些问题,并且要明确这些问题对我们达成产出和目的的妨碍程度。


流程,是指为达成目的,我们在引导会议中所采取相应的步骤。当然,这个步骤需要考虑到会议的产出以及参会者可能出现的问题。


除此之外,引导会议还需要很多组织保障方面的准备,如计时、地点和材料等。


《培训》:您认为,引导的秘诀有哪些?它的核心方法是什么?


迈克尔:引导的基本秘诀就是应由引导会议中的参会者产生解决方案,且该解决方案能被所有人理解并接受,这样才能让会议更加有效。


例如,在采纳一家外部咨询公司(没有使用引导手段)的建议之后,一个大都市的市长发布了一项指令,要求卫生局将垃圾收集团队从三人一组改变为两人一组。然而,卫生局长坚定地认为,没有环卫工人的支持和参与,两人小组工作的实施必将以失败告终。因此,卫生局长请我们通过引导来完成一个计划,为实施这一指令打下基础。


我们建议局里的三个相关运营部门选出四名员工代表参加这个计划小组,同时由局长另外指定几名组员参加。随后,我们引导这些小组成员召开多次会议,并使用项目计划流程帮助他们专注在目的、主要产出、关键成功要素、方法、进度、预算以及其他重要议题上。


作为团队的引导师,我们通过提问等技术来挑战那些看上去可能会破坏团队目标的建议,让团队根据自身需求进行取舍。经过不断地讨论,最终他们产生了一份综合报告,清晰地阐述了该计划的收益。


非引导师的团队成员向市长及其幕僚们陈述了这份计划。在陈述结束时,城市的首席运营官称这是他们从一个员工团队所看到最好的陈述、建议和解释。


科罗拉多大学的罗伯特博士在他的著作《改变成熟的信息技术组织》(Transforming the Mature Technology Organization)一书中是这样表现这个秘诀的:ED=RD*CD,即高效的决策(ef-fective decision,ED)等于正确的决策(right decision,RD)乘以对决策承诺的程度(the level of commitment to the decision,CD)。这个乘法公式表示,即使某个决策相当棒,只要没履行对其的承诺,该决策依旧一文不值。一个咨询顾问团队可能会给卫生局一个100%的解决方案,但如果环卫工人们不认可这个解决方案,那么这个解决方案的效率可能就会是“零”。


《培训》:引导的关键是希望成员能够达成共识。但是,引导过程中人们往往会产生分歧,应该如何解决?


迈克尔:人们不能达成共识是因为彼此间存在分歧,世界上的每个分歧都可被划分为一级、二级或三级。


根据经验,我发现更多时候团队分歧处于一级:缺乏信息共享。幸运的是,一级分歧也最容易解决。在一级分歧中,产生分歧的人没有仔细倾听或认真理解对方的备选方案以及支持它的理由。为了解决一级分歧,引导师应使用提问技巧来放慢谈话,鼓励团队各方认真倾听和理解。


二级分歧取决于不同的价值观或经验。有时候,各方都充分听取并了解彼此的备选方案,但由于他们有着不同的经历或持有不同的价值观,致使其选择不同的解决方案。因此,解决二级分歧的关键是分离出引导会议本身的基本价值,并且创建融合这些价值的备选方案。


三级分歧则基于人们的个性、过往的历史或与备选方案无关的其他因素,是目前为止最难解决的。三级分歧往往不理性,它的争论看起来不符合逻辑,在许多情况下,争论者不为自己的立场提供任何理由。因而,三级分歧无法通过分析问题得到解决,此时,引导师可以将问题提给更高层以确定解决方案。


携手行动学习

引导师并非培训师


《培训》:是怎样的契机让您选择百年基业成为独家战略合作伙伴?


迈克尔:与百年基业合作,主要有三大原因。


一是技术方面的相辅相成。解决组织挑战时,我认为行动学习和引导技术都为客户所需,并且引导技术可以更快地让客户学会在会议中高效地解决难题,达成共识决策。所以,双方合作可以相互补充,从而形成丰富的产品线。


二是双方的愿景和价值观非常相似。我们想要用引导去改变世界,百年基业则想通过行动学习和引导技术帮助中国企业成就世界高度。


三是我们可以成为彼此的指导者、带领者。对我们而言,引导堪称我们的全部,而百年基业在行动学习方面做得非常出色。实际上,引导和行动学习非常相近,如果百年基业将行动学习和引导双管齐下,不仅会对中国的企业产生巨大的影响,也能使引导的力量蔓延到整个世界范围内。




《培训》:您认为,与百年基业合作之后,引导技术的应用会给中国的培训领域带来哪些影响?


迈克尔:目前,据我所知,中国很少有人知道“引导”,更不用谈应用引导技术了。故而,我们携手百年基业,带领大家直接体验商业驱动型引导技术,避免旧有、老式的引导方法造成的干扰,让人们了解真正的引导不仅要帮助组织高效地解决难题,更要促使成员之间达成共识,并且产生相应的商业结果。


此外,引导技术在中国的广泛应用还将推动共创式战略的进一步发展。共创式战略是引导技术具体应用的形式,通过战略驱动模型和相应工具模板,专业引导师和高层管理者可以轻松地引导团队完成战略规划和执行。


《培训》:回顾多年的引导师生涯,您对中国的引导师还有哪些建议?


迈克尔:作为引导师,首先,要能明确区分引导师和培训师。这两者所需培养的能力十分相近,但能力应用的重点和聚焦不同。比如,引导师和培训师都应成为一位好的倾听者,培训师需要将70%的精力用于沟通,仅花30%的精力去倾听;而引导师恰好相反,他们会更加关注学员自己的心声。


其次,引导师必须明确自己的风格,了解自己的特质,在商业驱动型引导师和组织发展型引导师之间做出清晰的选择。


最后,中国人学习有一个特点也是优势,即学习速度很快。但是,很多人并没有真正明白引导的含义,他们在实际操作中会盲目地将引导、教练等相似技术整合。因此,无论哪种类型的引导师,即便掌握了多种工具和引导流程,都应该系统学习“引导”这门课程的理论知识。

版权声明:本文由 《培训》杂志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培训》杂志官网,并附带本文链接。

1赞
站内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